在中国的历史传说中,只有两个女子,有化竹的遭遇。她们就是尧帝伊放勋的一对女儿:伊娥皇伊女英。她们有一个共同的丈夫,就是舜帝姚重华。

当然,在她们生活的公元前两千二百多年时,还没有公主这个称呼。

公主的称呼,似乎直到秦时才正式得到官方认可。在此之间,周天子的女儿,也只是被称作王姬而已。但是作为天子的爱女,王姬们有一项特殊的待遇,她们的 婚礼,要由公侯主持。公主便是这一项礼仪的简称。至于战国时,周室式微,诸侯的女儿也用这种礼仪及称谓,则被视为一种谮越,不能算是正式的官式称 呼。

到秦汉时,公主的称号系统逐渐形成并成熟。皇族女性所得的封号,以字数多少来定高低:公主是指皇帝的女儿,长公主则是皇帝的姐妹、皇帝的姑妈们当然就被称为大长公主。

王莽篡汉,建立新朝,为了表示与汉家不同,他把公主的称呼改为室主,但是这个室主到底应做何解,至今没谁能弄得彻底明白。

宋朝的时候,曾经恢复周朝的古制,把公主改称为王姬、帝姬。等到宋高宗建立南宋时,他恢复了公主的旧称。

最复杂的公主职称恐怕数清朝,同是皇帝的女儿,因为生她的妈地位有高低,所以同为帝女,称呼便有了不同:皇后的女儿是固伦公主,等于亲王;妃嫔的女儿称和硕公主,等于郡王。

还有元代,皇帝的女儿、各亲王郡王的女儿、只要跟皇族搭上了界的,都统统称为公主可也,公主遂泛滥成灾。

最离谱的是金国,虽然学着样子将皇帝女儿封为公主,可是却出了个皇帝海陵,将小老婆都赐予公主封号。这更是大丢公主尊号的面子。

真是,蛮子终究是蛮子,一点没受上邦的教化呀!

不过,不管怎么说,娥皇女英姐妹,从身份的真实意义上来说,是不折不扣的公主。

但是,为什么两位尊贵的公主却会同时嫁给同一个男人呢?

那是因为,当时还在氏族社会时期。当时有一种婚俗,娶妻的男人有一种选择权,在岳父母同意的情形下,可以决定是否要将妻子家中无夫或待嫁的姐妹们,也一起娶回去。

这种制度,在周朝时正式成为一种贵族特有的礼制,写入礼法中,被称为媵制。《礼仪婚礼》中明确地写着:嫁女必以侄娣从,谓之媵。充当媵的女 子,基本上都是男人正式妻子的亲姐妹或堂表姐妹们。媵的身份,比妾自然要高得多,但是也低于丈夫的正式妻子,从属于正妻。

后人据此推测,尧帝嫁女时,就使用了这种媵制。一般认为,正式出嫁的应该是姐姐娥皇,妹妹女英则是姐姐的媵。

妻也好,媵也罢,总之,伊娥皇伊女英有了一个共同的丈夫,就是舜帝姚重华。

舜帝姚重华,应该是爱上了这对姐妹的,因为与伊部族的联姻,是舜父不同意的事情。而舜在这种情形下,采用了不告而娶的办法,这应该是他爱恋的一种表达方式。

尧帝与舜帝都是中国上古史中,具有美德与智慧的统治者,被后世的人们视为典范。托了父亲与丈夫的名声,娥皇女英也成为中国古代女子最早的表率。

在平平常常相夫教子几十年后,她们跟随着丈夫,一起踏上了南巡的路途(其实,是有可能遭禹流放了……)。

走到湖南苍梧山的时候,年纪已经老迈的舜帝一病不起,去世了。

失去了丈夫的娥皇女英姐妹,面对奔流的湘江,痛哭失声。

流水远逝,正象她们的丈夫一去不返,不能复生。芦蒿无边,江雾苍茫,更添哀伤。

无力北返、伤痛难禁,娥皇女英在痛哭之后,投湘江自尽了。

据说,她们的眼泪滴在湘江边的竹子上,泪痕不褪,点点成斑。

她们死后,人们将她们奉为湘江的女神,依生前身份的不同,娥皇被封为湘君,女英则为湘夫人。湘江边沾着她们泪痕的斑竹,因此被称为湘妃竹。

她们在历史上,没有留下更多的事迹,只有骚人墨客,在诗词歌歌赋里不断哀悼追思她们的身影;只有点点斑竹,至今随风摇曵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